|个人中心 | 退出 | 登陆 | 注册 | 订阅
未完成

“中国无人驾驶先驱者”沉寂16个月之后

2019-06-05 12:31 | 作者: 陈睿雅

屏幕快照 2019-06-05 下午12.28.18

在产业巨变前夜,王劲提到重回一线的动力之一,是“被一个老人激励了”,这个人就是比自己大20岁的任正非。

?#27169;?#20013;国企业家》记者 陈睿雅   编辑|马吉英   头图来源|海洛创意

 

从去年1月份开始,王劲就一直?#39318;?#24049;,后面要做什么,怎么继续过去的梦想。

“这一年多,是我反思的过程。”5月29日,沉寂近一年半的王劲,出现在媒体面前,明确表示想重回一线。“从年龄来讲,跟我同龄的已经退休好多年了,为什么我现在还在创业?我看互联网这个行业好像没有比我年龄大的人出来创业了。”

2017年底,百度以侵犯商业秘密为由,起诉前百度自动驾驶事业部前总经理王劲及其所创立的景驰科技。该诉讼案被称为“中国自动驾驶第一案”。2018年2月,有媒体报道称,王劲由于“个人家庭原因”已离开景驰。此后,王劲便几乎消失在媒体视线中。

此次接受采访,王劲还穿着2017年底接受《中国企业家》采访时的那件西装,但此时的自动驾驶江湖已截然不同。

在国内,景驰裂变,Momenta、Pony.ai、图森已跻身独角兽,Roadstar已如流星坠落。中美自动驾驶公司现阶段在估值和融资额上差距巨大。Cruise Automation被通用收购后又分拆独立融资,短短一年,估值从115亿美金飙升至190亿美金。被谷歌专利诉讼追索的Uber,自动驾驶研发一?#30830;嘔海?月19日正式分拆自动驾驶部门,获10亿美元投资。

在产业巨变前夜,王劲提到重回一线的因素之一,是“被一个老人激励了”,这个人就是比自己大20岁的、75岁的任正非。“如果一个比我大20岁的人都站在一线,为中国的科技、世界的科技奋斗,我觉?#26790;?#24212;该?#26790;?#33258;己的绵薄之力(推动自动驾驶行业的发展)。我一定把一生贡献给这个事业,我应该重回一线来做更实际的工作。”

产业巨变

5月,百度自动驾驶事业部的分拆传闻再度传出。

作为前百度SVP,王劲在2015年12月曾创建百度自动驾驶事业部(L4事业部),一度麾下聚拢了彭军、楼天城、刘少山、韩旭、鲍君威、James Wu等精兵悍将。在分拆百度自动驾驶事业部的努力失败后,王劲于2017年3月去职百度,百度自动驾驶先后进入陆奇、张亚勤?#27785;?#26102;代(2019年3月,百度总裁张亚勤宣布将于6个月后退休)。

2016~2017年,在全民创业向精英创业切换的高潮中,百度自动驾驶事业部的技术骨干?#36861;?#21019;业,在地图、传感器到解决方案的自动驾驶链条中各守一方,成为风险投资围猎的对象。

王劲也以高举高打之姿,迅速投入自动驾驶创业的战场,创立景驰。一度,景驰是发展最快的自动驾驶公司。但不到一年,王劲离开,景驰也因团队内讧成为焦点。

2018年中,一家名叫中智行的自动驾驶公司浮出水面。业界普遍认为,其背后的主导者是王劲。5月29日接受采访时,王劲表示,过去一年,他更多是站在上下游产业链角度推动中国无人驾驶,而中智行其实是其中的重要一环。

此外,他还在2018年4月受邀出任中国一汽首席技术顾问(智能网联方向),在2019年1月受邀出任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客座教授。他也是南京市政府的人工智能顾问。他称自己在帮产业链上下游“提一些意见或者提供一些参考”,“?#27604;?#36825;些都是免费的”,“我不是为了钱”。

王劲认为,中国无人驾驶跟美国技术水?#38454;?#25509;近时大概有一年到一年半的差距,“现在差距没有缩小,差不多差了两年”。

也有行业人士持不同观点。“我觉得相反。”AutoX创始人兼CEO肖健雄告诉《中国企业家》,过去中国比美国差了很多,经过近年来的努力,“我?#21069;?#24046;距缩小了”。2019年4月,AutoX获得由东风汽车领投的A3轮融资,此前,上汽也曾入股AutoX。

但在路测法规上,的确可以看到中美两国之间不小的差别。据彭博社,美国目前有41个州支持自动驾驶道路测试,包括?#21448;蕁?#20122;利桑?#20405;蕁?#20315;罗里达州等。作为对比,中国仅14座城市?#24066;?#36947;路测试。王劲提到,由于中国的技术略微滞后,现在仍?#36824;?#23450;一定要有一个安全员坐在车上。而美国已有10个州?#24066;?#26080;人?#21040;?#34892;无安全员的测试,甚至进行一定的商业?#26434;謾?/p>

有观点认为,当下的路测限制,阻碍了研发、继而估值的进一步发展。“如果美国没有业务,上一轮融资是在一个小区域里跑demo,这一轮还是在一个小区域里跑demo吗?投资人不?#19979;鎩?rdquo;图森CEO陈默此前告诉《中国企业家》。

但王劲则认为,“中美两个国?#19994;?#25919;策法规从来没有成为无人驾驶发展的瓶颈,基本上是水到渠成。”

他将无人驾驶行业发展分为三个阶段,第一个阶段是谁更早进入这个行业,就取得很好的领先优势。“最好的例证就是谷歌Waymo(谷歌分拆出的自动驾驶公司),它是最早的,2009年就开始初步尝试做无人驾驶,坚持到现在,成了第一阶段的成功案例。”第二阶段是快。Cruise比谷歌晚了很多,在?#30475;?#30340;无人驾驶上,它并不是最早的一批,但跑得非常快,今天成为世界的领头羊之一。现在到了第三阶段,比早比快都不是关键,现在是?#32676;瘢?#21402;重的厚,技术、商业模式或者产业链的实验期,这个就不仅仅是一个公司的事,它是一个跨产业的事。

出路何在

产业融合的趋势是确定的,但与此同时,如何更进一步推动全产业融合的速度?

在王劲看来,至少有两个模式是成功的。一种是由一个强大的科技公司作为主导推动者,?#28909;?#35895;歌。

三四年前,王劲更看好谷歌。当时谷歌是一家市值8000亿美金的公司,通用汽车市值才600亿美金,更多的车企市值在100亿美金上下。技术和钱,谷歌都有,它甚至可以轻松买下一家车企。此外,谷歌还投资了Lyft和Uber。2019年5月,Waymo的第二个落地运营项目,正是与Lyft合作。“这个模式已经看到了曙光。”

另一个模式是车企主导。

2016年3月,通用汽车以10亿美金收购了自动驾驶初创公司Cruise Automation。一个有趣的插曲是,据王劲透露,2016年,刚刚完成对Cruise Automation的收购时,?#27604;?#36890;用汽?#24213;?#35009;丹·阿曼率领十几位副总裁,专机飞往硅谷,在百度的硅谷办公室见到了王劲。丹·阿曼告诉王劲,通用虽然是100%并购Cruise Automation,但不会把他们管死,会给他足够的空间,并且未来会考虑第三方投资。“?#19994;?#26102;没相信。”王劲说,“这么强大的一个汽车公司,一定有很强的肌肉记忆,我也(在大公司)干了很久,要想突破肌肉记忆是极难的。”

但后来发展超过了王劲预料,Cruise的确获得了较为独立的发展,获得了软银愿景、本田汽车、普信(T. Rowe Price Associates, Inc.)的投资。作为通用二把手,丹·阿曼还亲自挂帅Cruise Automation的CEO一职。作为一家举世闻名的汽车公司,通用汽车突破肌肉记忆的表现,令王劲赞叹。

但在今天这个时点看,“我应该觉得还有一个模式。”王劲说,即主导推动者为出行公司的模式。?#27604;蜺ber CEO卡兰尼克曾向王劲展露雄?#27169;?ldquo;现在优步哪怕占据了半个世界的市场,如果无人驾驶有人做到我前面,我就像在?#31243;采?#24314;的建筑”。“这是很有远见的。”王劲说,“无人驾驶对Uber这样的公司未来是有决定意义的。”

Uber经历了谷歌的专利诉讼、无人车的致命事故,研发进展一度受到影响,但新任Uber CEO仍将自动驾驶视作公司的未来。据《南方人物周刊》报道,Uber IPO仪式上,13人在敲钟台上观看了仪式,负责敲?#25317;?#21364;是Uber自动驾驶技术部门战略主管Austin Geidt。

在他看来,当下的中国自动驾驶创业公司比较多、力量比较散,而资本环境又趋于谨慎,“这个局面是不稳定的”。“今天真的是在中国无人驾驶的分岔点。”王劲说,自动驾驶产业内,增强确定性的?#24405;?#36824;没有发生。

至于王劲的下一步,他表示,其实力量都在后面酝酿和积?#30591;?ldquo;我一定会重回一线去积极推动和参与中国无人驾驶的实现和落地,但是具体的方式、具体的公司,需要再做考量,?#19994;?#19968;个最佳方案。”

  • 分享到: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

专栏

何振红

《中国企业家》杂志社社长

马钺

《中国企业家?#20998;?#34892;总编辑

马吉英

《中国企业家》高级记者,关注汽车、...

萧三匝

《中国企业家》高级编辑,关注思想、...

周夫荣

《中国企业家》记者

金黄时代客服